菜单导航

【美文.美图】井冈山读树

作者: 潮帝 来源: 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: 2020年04月20日 09:42:03

到过井冈山的人,仰望那峭壁千仞的座座翠峰,无不对那里的树发出感慨。于是,漫步曲径通幽、空气宜人的林间小道,攀登气势磅礴、云雾缭绕的奇峰异石,泛舟山水一色、碧波荡漾的高峡平湖的时候,在井冈山读树又成了一种乐趣、一种享受,然而,要读懂这些树却又是那么的不容易。

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春日,整座井冈山像浸进金色的显影液里,绿的底色显出深浅浓淡不同的层次。青绿、翠绿、黄绿、金绿、银绿、灰绿、墨绿,依着山的不同坡度、高度,随着大气流动,绿,不停地变幻着自己的颜色。徐步登上笔架山,繁茂的林木,覆地蔽天,阔叶林、针叶林、阔叶针叶混合林,层迭而上。亭亭玉立者有之,张牙舞爪者有之,柔媚多姿者有之,戟剑森森者有之.....这些绿色家族的成员们,生活是富有情趣的。那两棵拥抱在一起的大树,四周围着一群小树,已经儿女成群了,老俩口还如此相亲相爱,且以自己高大的身躯遮挡着风雨雷电,让子女们茁壮成长。那棵老树杈上长出的一棵小树,多像爷爷抱着自己心爱的孙儿,孙儿还撒娇地在扯爷爷的胡子呢。那连理连枝的鸳鸯树,双双对对,手臂勾着手臂,说不尽的柔情蜜意。

这兴旺发达的绿色家族,基础雄厚,栋梁之材比比皆是。最著名的是柳杉,如同一座座顶天立地的绿屏风,又像撑起一顶顶绿色的华盖,万棵以上,集中成片,巍巍壮观。胸径一米以上、高度40米以上的出类拔萃之材,就有386棵,这些大树都是编号在册的,最大的一棵6号柳杉,高耸云霄,材积74.38立方米。可她也面临强劲对手的竞争;耸立在五里亭边的403号柳衫,材积已到75立方米。这株松树,佝偻的身躯,斑驳的皮肤,可以读出它经历的坎坷、磨难、沧桑。半空中,它展枝舒叶,似与云雾争天日:劲秀挺拔,恰似一位威严年迈又不服老的士兵。

在山峰巅、石缝中、绝壁上,那一株株苍翠多姿、刚劲挺拔的树,当初也许是随风吹落的一颗树种,或许是飞鸟嘴里丢失的一根枝条。栖身之地没有土壤的护理、没有甘露的浇灌、没有肥料的补给,没有就没有,它们从不强求,强求也没有。阳光的沐浴下,雨水的冲刷中,依然挺起脊梁,伸展出枝杈,尽情地为大自然铺洒一片又一片绿色。

人说山泉溪流是山的经络血脉,树木只是山的冠带服饰,似乎经络血脉比冠带服饰更重要。然而,没有树的山只有裸露、苍凉,即使有“经络血脉”也是短暂的、浑浊的。井冈山有秀水五百,且多是扭曲三折,绕峰空谷,溪流清澈,如弄丝弦。若没有树对水的涵养、过滤,我想,这五百秀水恐难有秀水之谓。所以,应读的还有树。要读的是树的精神、树的气节、树的品格。尽管,整个井冈山一千多平方公里都是绿树浓荫所覆盖,我却选择那奇峰上情态迥异的苍劲老树。

在危岩迭嶂、山势险要的莲花峰一侧,皮如龙鳞、拔地而起、树干挺直的金钱松,一株株都高达三、四十米,卓然挺立在浓郁的树群中,最高的高达56米,被誉为“冲天树”,在全国同类树中名列前茅。

盘坐在观景台旁的野银杏树下,五世同堂,死死生生,绵延不断。它系中生代孑遗树种,一亿七千万年前曾遍布欧亚大陆,与恐龙同时代生长,后于第四世纪冰期频临灭绝,在笔架山有少量幸存下来,又发展到全球,被誉为地球“活化石”,也称得上是国宝了。

覆盖在孔雀峰的一株琪桐,又称中国鸽子花。在国外,这种树已经绝种,只能在地层的岩石中寻找它的化石,而它在井冈山竟然闯过了一次次地壳运动,躲过第四纪冰川毁灭性的袭击。春天到来,尽管还不时出现倒春寒,它依旧绽开白色的花蕾。不几天,风动树摇,白色的群鸽一样的花朵,在枝头欲展翅扑飞。

在鹰嘴峰的右侧,生长着一棵香叶楠,长到50厘米时又分成两株。那就是两株吧,不,再长到两米高的时候,它们又天衣无缝地合为一体,于是,有人给它起名为“重欢树”。重欢就是团结吧,团结才有力量。这不,尽管生活在石壁旁、扎根于石缝中,如今正倔强向上,叶茂枝繁。读树,一次不要读得太多。我不知道,树有无高低、贵贱之分,只知道井冈山有名贵树木3800多种,其中重点保护的珍稀濒危树木23种,只知道读了井冈山的树,再看那些宾馆、礼堂、会场摆设的大盆中的树,犹如看儿童连环画一般。

其它如井冈铁木、井冈紫荆、领春木、连香树、夏腊梅等,都是珍稀树种。领我们参观的老刘同志告诉我们:一些到笔架山来过的国内外植物学家,盛赞井冈山自然保护区是真正的保护区。像这样巨树林立、集中成片、珍稀树木之多,在世界上是罕见的。画家叶浅予五十年后重来井冈山写生,留诗中有“井冈依旧世事迁,参天古木喜无恙”之句。可见井冈山的森林保护工作确实做得好。当然小的破坏还是有的。在一棵枯焦的大树上,我看到贴着一张“大树诉冤”的布告;写的是在某年某月某日,一个游客丢下烟蒂引起的大火,怎样毁了她青春的容颜,敦促人们进山防火护林。在这方面,“大树王”的故事也是发人深省的,这棵树生于何年已无从考证。宋代已称她为“千秋树”,明代冯梦桢在《井冈山记略》中记载,当时已是4围大杉。相传清乾隆皇帝两次游井冈山,曾解下御袍带量过此树,并敕封为“大树王”。一时间,善男信女们相互传说,说什么封王之树“树皮”是灵丹妙药,有病能治百病,无病能益寿延年。从此它就不得安宁。有人以4字诗形容说:“封王尔后,不得安康,剥皮题刻,遍体鳞伤,四十年前,由衰而亡”,今天,这棵大树好像冤魂不散,虽然早已枯萎了,还是屹立如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