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单导航

凭君莫话封侯事

作者: 潮帝 来源: 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: 2020年04月21日 20:05:47

  修葺一新颇具汉代宫阙建筑风格的大门,一个棋盘布局的广场,一座矗立在眼前的高台,走过石材铺就的“楚河汉界”,迎面而来的是仗剑屹立的汉大将韩信的全身白玉雕像。园内曲桥流水,亭台水榭,古风今韵,万千气象,这就是拜将台。

  初秋时节,利用在汉中办事的间隙,带着妻儿顺道又去游览了被称为汉初三遗址之一的拜将台古迹。

  拜将台亦称拜将坛,位于汉中石城南门外,始建于公元前206年。占地约50500平方米,遗址由南北两座土台组成,台高3米多,面积约7840平方米。南台四周用汉白玉栏杆围砌,台场平坦宽敞,台脚下东西各树立一高约2米的石碑,东碑阳刻有“党内一枝笔,红军书法家”之称的舒同将军书写“拜将坛”3个字,碑阴刻摘自司马迁《史记·淮阴侯列传》中的一篇《登台对》。西碑阳刻清陕西巡抚毕沅所书“汉大将韩信拜将坛”8个字,碑阴刻民国时期曾任陕西省政府主席的祝绍周所做凭吊七绝一首:“辜负孤忠一片丹,未央宫月剑光寒。沛公帝业今何在,不及淮阴有将坛。”北台上建有一亭,顶部是斜山式,斗拱飞檐翘角,下边枋檩竹等均施玄紫彩色和苏式彩画,外形舒展而稳重,气势雄浑而大方,金碧辉煌,十分壮观。两碑相望,更为古坛增添色彩。相传,当年汉高祖刘邦就是在这里设坛敬祭天地、拜韩信为大将。

  据史料记载:秦朝末年,天下大乱,群雄并起,韩信追随在吴中起兵的项羽,屈身为其麾下一执戟郎,郁郁而不得志。公元前206年,觉得在楚军中不能实现抱负的韩信,在项羽定鼎咸阳,分封天下,如日中天之时,毅然离开项羽,投奔了受封为汉王、就国南郑南的刘邦。投汉伊始,虽经萧何多次引荐,韩信仍未得到刘邦重用,失望之余,韩信再逃至现留坝县内的樊河边,因夜间水涨不能渡,被萧何追回。经萧何反复陈述利害,刘邦遂“择良日,设坛场,具礼,拜将”,正式任命韩信为大将,也正式开启了汉王朝四百年辉煌历史的精彩首页。明瑞王诗碑曰:高祖筑坛拜将帅,天佑汉室帝业开。因此,从某种意义说,拜将坛实际上是汉王朝的奠基台。

  千秋万岁名,寂寞身后事。正是这个拜将台,把具有非凡军事才能的韩信推到了楚汉相争这一军事大舞台,韩信统帅三军明修栈道,暗渡陈仓、出汉中,定三秦,叱咤疆场,所向披靡,百战百胜,充分展示他的军事才能,辅佐刘邦统一全国,成就帝业,为西汉王朝立下盖世功勋。拜将台也见证了韩信从布衣百姓到乡绅门客,从胯下之辱到十面埋伏,从背水一战到国士无双的人生轨迹和悲惨戏剧的命运结局。

  韩信出身微贱,家境贫寒,曾乞食于漂母,受辱于胯下。司马迁在《史记·淮阴侯列传》中写道:淮阴侯韩信者,淮阴人也。始为布衣时,贫无行,不得推择为吏,又不能治生商贾,常从人寄食饮,人多厌之者。拜将之后,韩信却能审时度势,充分显示了他的雄才大略,高瞻远瞩的胸襟。用《登台对》为楚汉之争制定出根本方略,使之迅速成为刘邦集团从守转攻、由被动变为主动的转折点;统帅三军出陈仓、定三秦,京索之战更是表现了其卓绝的军事才能,大败楚军而一战成名,分兵北伐各个击破,创造了擒魏、破代、灭赵、降燕、伐齐的辉煌战绩,垓下大战全歼楚军,为刘邦一举夺得天下。其指挥的井陉之战、潍水之战均为古代战争史上的经典杰作,其明修栈道,暗渡陈仓、背水为营、拔帜易帜、半渡而击、四面楚歌、十面埋伏等战术战策,为历代兵家所推崇。韩信与张良、萧何并称为“汉初三杰”,被誉为“国士无双”、“兵仙战神”。然而,助刘邦称霸,建立汉朝后,韩信却卷入宫廷争斗,被指蓄意谋反,最终被吕后缚长乐宫钟室斩杀,时年36岁。

  韩信的一生,历经磨难和屈辱、失意和辉煌,最终以悲惨结局。这个曾经感叹汉高祖刘邦对自己“解衣推食”、有“金石之交”的年轻人,却难逃功高盖主的宿命,带着“狡兔死,走狗烹;高鸟尽,良弓藏;敌国破,谋臣亡。天下已定,我固当烹”的悔恨惨遭屠戮,难免让人唏嘘。就连司马迁都委婉地说:假令韩信学道谦让,不伐己功,不矜其能,则庶几哉,于汉家勋可以比周、召、太公之徒,后世血食矣。意思是说:假使韩信能够谦恭退让,而不总是夸耀自己的功劳,不自恃自己的才能,可能就不会有后来的遭遇,做到功名与福禄齐全了。这样就可以像周公、召公和姜太公一样,作为汉代的功臣而永垂青史,世世代代都可以享用汉朝的俸禄。

  岁月无痕,历史有鉴。韩信的死,固然有汉高祖刘邦屠戮功臣的无情,但是其功成名就后居功自傲,矜才自负,更是取祸之道。司马光在《资治通鉴·汉纪》中就批评道:夫乘时以徼利者,市井之志也;酬功而报德者,士君子之心也。信以市井之志利其身,而以君子之心望于人,不亦难哉!大概可以这样解读:既想获取功名利禄,又要求别人以君子的态度对待自己。这样的做法,既属不德,同时也不智,更何况刘邦原本就是个无赖,哪能以对君子的希望来去期待他?韩信因此落得杀身灭族的结局,虽然令人惋惜,但根源也确实在于自己。

  漫步而行,景区内,楼台矗立,人物雕塑栩栩如生,引人入胜;道路旁,围墙逶迤,绿柳成荫,曲径通幽,风景绮丽。凭吊先贤,揽胜怀古。翻开这一页页尘封已久的历史,更多感受到是岁月的沧桑与厚重。朝代更迭,王朝变迁,战乱祸起,生灵涂炭,成千上万人的生命换来的是一个将帅的的赫赫战功,在争城夺地的战争中蒙受灾难的,还是那些无辜的老百姓。

  凭君莫话封侯事,一将功成万骨枯。